主页 > 医生问诊 > 正文

李宗盛:人漂泊了,心沧桑了,小李也变成老李了

来源:新闻网作者:渠道发布时间:2018-01-06 12:08

42岁那年,李宗盛离开滚石。曾经以他为代表的那个音乐时代更早两年就渐渐落幕。


在那个短暂的华语音乐的盛世里,制作人曾是船只的掌舵人


李宗盛去大马发掘新歌手,听过被推荐的竞赛主力的表演,他不中意,在和声里抓到一个声音,他对推荐人说:“你去把那个女孩叫来看看。”很快,他就把这个刚满18岁的女孩梁静茹带去台湾,从咬字吐音开始训练。


周华健、陈淑桦、辛晓琪、张信哲、光亮、五月天……都与她有类似的故事。


有一年陈淑桦的生日,李宗盛开《理性与感性》作品发表会,母亲刚刚去世的陈淑桦未到场,梁静茹在代她唱《梦醒时分》时,大屏幕上打出李宗盛写给她的信:


“淑桦,一切还好吗……”


在那个时代,音乐人说自己的追求,还不是件丢人的事。



赵传在录《我终于失去了你》时,他和李宗盛为第一句“当所有的人离开我的时候”的唱法起了争执,隔着录音室的玻璃,俩人僵持了一个小时。最后李宗盛忍无可忍,推开门,扑通一下跪倒:“老赵,就当我求你了吧,听我的。”


张信哲找他做《信仰》,被他叫去温哥华,共同生活一段时间,和他聊聊自己这些年的故事。结果专辑出来,不仅歌曲在张信哲的声线风格内有惊艳展现与突破,更有许多他自己的元素。专辑第一首歌《我能相信》的前奏,就是张信哲拉的一段小提琴曲。


音乐得从人心中出来,通过琴弦和声线,再流淌回人心里。


这,是李宗盛对音乐的底线。


但对更讲效率的年代来说,却不是一个有利的方法。资方不耐烦地敲着桌子:“钱赚得再快一点!再快一点!”于是各种市场调研数字取代了音乐人的感官,那个强调内心共鸣的音乐时代过去,流行元素和流水线的年代正式到来。


那两年,身为滚石副总裁,许多制作会议都避开李宗盛。因为他不会同意音乐变成MV的配乐,不同意录一支歌15万,拍一部MV要花掉十倍。他不同意即将到来的娱乐时代,他听到它轰隆隆的声音,觉得恐惧,恐惧它会把音乐和心灵都挤压成花花绿绿漫天翻飞的传单。



2000年,他选择离开,辞职并退股。


他去了上海,以为这个天际线逐渐朝纽约看齐的摩登都市,有许多等着听音乐的耳朵,他能在此与愿意等待他的缓慢,能与他共鸣的人相遇,结果,还是失落。


他形容自己那些年的状态是:“我跟上海那些蹲在桂平路上,吃西瓜解渴等待工作机会的民工并无二致,活得就像一碗隔夜的面条。”


早知不入时人眼,多买胭脂画牡丹。他说不。


彼时,他的婚姻也出了状况,那两年是林忆莲的事业高峰。《至少还有你》之后前景大好。她急着去香港,但他想去北京试试。


后来的事大家都知道了。签完离婚协议,发完声明,李宗盛说,他走回大太阳底下,打了一个寒颤。



六岁那年,他在借来的一把破吉他上学会了第一个和弦,原本想当木匠的人生改变了。45岁的李宗盛,失婚失意,在离上海几十公里的小镇租了一间厂房,开始做吉他。
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sdjgj.gov.cn/yishengwenzhen/2018010638879.html